仙境

2016.7,浙江宁海
淡灰色的云雾绕在山峰上,水面微微波荡。用手机拍摄。

书城一角

2016.11,浙江宁波
路过书城,看见窗户构成了整齐的形状。用手机拍摄。

2015,浙江宁波
偶尔到公园逛逛。荷花开了。

2017.2,浙江温州
想拍山,却怎么也躲不开那一枝枯枝。真倔强。用手机拍摄。

峭壁

2017.2,浙江温州
峭壁。峭壁之上,是天空。峭壁之下,是人。用手机拍摄。

山水之间

2017.2,浙江温州
山水之间,是棱角分明的岩石。山在犹豫,水在艰难穿行。用手机拍摄。

2017.2,浙江温州
向上,是刀锋,也是绿荫。用手机拍摄。

分割

2017.3,浙江宁波
准备去上补习班。走进大楼前的一瞬间,我抬了头,突然发现繁密与云的柔美被利落地分割开来。用手机拍摄。

浙大傍晚

2016.10,浙江杭州
去浙大参观。临近傍晚,路过一片草地时拍摄,惊讶手机也有如此宽容度。用手机拍摄。

绿色的脉动

2017,1,家里
树莓派3B背面。试着拍一些静物,条件非常简陋,还有万年手抖...

向前

2017.2,浙江温州
前方是出口,前方更是万丈深渊,前方也是无垠天空。要往前吗?

守望

2017.2,浙江温州
你在等待什么?等白了头也没有等到他。

瀑流

2017.2,浙江温州
一条并不大的瀑布,注进了一个不大的池子,奇怪的是池子似乎不会装满。

2017.2,浙江温州
站在山顶上,脚下是隐隐约约的一条河,雾气弥漫的远处,是一座城市。

一抹蓝

2017,1,家里
iPhone 7的摄像头。试着拍一些静物,条件非常简陋,还有万年手抖...

放纵

2017.1,家里
凌乱又不凌乱的线条,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精确

2017,1,家里
Apple Watch。试着拍一些静物,条件非常简陋,还有万年手抖...

日落

2017,1,家里
Apple Watch。试着拍一些静物,条件非常简陋,还有万年手抖...

红色的脉动

2017,1,家里
显卡背面。试着拍一些静物,条件非常简陋,还有万年手抖...

阴翳

2016.10,浙江宁波
阴云变幻,光线在其中艰难穿行。

2016.2,浙江宁波
春节,背后是热闹的鞭炮声,眼前却是荒凉之景。烟囱在探寻什么?

凌厉

2016.8,甘肃张掖
站在一片凌厉的线条中思考着一些东西,头顶匆匆掠过一丝阴云。

信仰与仰望

2016.8,青海湖
走过的时候不禁抬头,神秘的宗教气息与蓝天融为一体。或许信仰是需要仰望的。

蓬勃的绿色

2013,浙江宁波
闲来无事在公园里闲逛,被这一小撮蓬勃的生命吸引。

银色的浪潮

2016.8,青海西宁
在一座不知名的山顶,很冷。偶然看到一束野花在寒风中颤抖,脆弱而又不脆弱。

云隙光芒

2016.7,浙江宁波
准备去书城和同学讨论商赛的事情,看到云隙间的光芒,仿佛上帝之手。用手机拍摄。

山与水

2016.7,浙江宁海
难得空闲出来走走,浙东大峡谷风景不错,隐隐有某种暗示。用手机拍摄。

嘉峪关旁的雪山

2016.8,甘肃嘉峪关
在嘉峪关里面走,远远看见祁连山脉的雪顶,隐隐有雾气弥漫。当年的士兵,一定也是看着雪山,驻守边关。

排队的骆驼

2016.8,甘肃敦煌
骆驼看起来很乖巧,安安静静地排队走,但坐过的人才知道,颠簸得很。

一束光的世界

2015,卧室里
突然想玩玩不一样的光绘,于是翻出藏了很久的荧光棒尝试。很多次以后终于有了几张不错的成片。

天与地

2016.8,甘肃张掖
这里的线条柔和了一些,但天地还是这样分明,好像永远都不会融合。

月牙泉上的直升机

2016.8,甘肃月牙泉
月牙泉里有直升机供那些有钱人鸟瞰全景。我坐不了直升机,只能拍拍它。驾驶员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凌厉。

向远方行

2016.7,浙江宁海
浙东大峡谷的水道有些曲折,一眼望不尽,仿佛通向未知的远方。用手机拍摄。

岁月塔

2016.7,浙江宁海
这塔有些斑驳,我希望它叫做“岁月塔”,好像与沉默的麻绳破轮胎有所交流。用手机拍摄。

一抹显眼

2016.8,甘肃张掖
无尽的赤红岩石里,一辆绿色的公交车开过。显眼的颜色让它带着一丝神秘色彩。

黑与白

2016.8,甘肃张掖
浅色与深色在这里交融。我想起了劳伦斯的《鸟啼》。

蓝天下的输电塔

2016.7,宁海
车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盘旋,突然眼前开阔起来。看到这塔,才知人类已经强大至此。

城市与日落

2016.6,浙江宁波
刚毕业的暑假,和老师出去参加创客活动。归途时已近傍晚,落日在城市的钢筋铁骨中穿行。用手机拍摄。

城市印记

2016.6,浙江宁波
创客中心旁的楼房线条凌厉,有别样的美感。用手机拍摄。

现代城墙

2016.8,甘肃嘉峪关
嘉峪关城墙角落里,不经意抬头。阳光斜斜地照进来,有种现代的简洁之美。城墙上有游人浏览,等了五分钟终于有一刻影子平静了下来,赶紧抓拍。

远方的骆驼队

2016.8,甘肃月牙泉
骆驼走得摇摇晃晃,很难举起相机拍一张。正好有一队骆驼走过,无垠的沙漠里他们好像要走向远方。艰难地拍了一张。

镜头里的镜头

2015,学校运动会
端着相机在操场上到处拍,突然发现同学在拍我,于是我也把镜头转向了同学。

光的绽放

2015,卧室里
突然想玩玩不一样的光绘,于是翻出藏了很久的荧光棒尝试。很多次以后终于有了几张不错的成片。

轮胎的低语

2016.7,浙江宁海
水面微微荡漾,船在向前行进着。这只轮胎好像期待着什么。用手机拍摄。

人的痕迹

2016.8,甘肃酒泉
所谓的荒漠里,处处有着人的痕迹。路在向前延伸,风力发电机因燥热的空气而微微扭曲。

决断的绿色

2016.8,甘肃
绿色在山的边缘消失了,黄色的土好像切断了一切。这里发生了什么?

无垠

2016.8,青海青海湖
在青海湖边走着,抬头看见许多鸟盘旋着,举起相机拍了许多。你要去哪?

青藏铁路上的列车

2016.8,青海
去西宁的路上,司机跟我们絮絮叨叨。转头看见一列火车哐哐开过,一问居然是青藏铁路。列车,辛苦了。

四季菊的愿望

2012,浙江宁波
在公园里闲逛,被一簇簇的四季菊吸引。他们的姿态,好像在许着什么愿望。卡片机拍摄。

蓝天下的古韵

2014,浙江宁波天一阁
在天一阁里做社会实践,无意间看到屋檐的形状很漂亮,拍了一张。

2016.8,甘肃嘉峪关
正趴在嘉峪关城墙上向外张望,看见滑翔机从头顶掠过。偌大的天空,他显得自由自在。

流云

2016.8,甘肃张掖
站在红色的流云里。头顶是淡蓝色的流云。

滴落

2015,家里
想尝试一下类似的摄影,拍了一些。条件很简陋,所以效果不是太好。

波涛与力

2016.8,甘肃张掖
当岩石的波涛凝固为黑白,再多的动作和言语都有些无力。

向前的路

2016.8,青海
盘旋在不知名的山脉中,不远处有一辆小车掠过。很快我们也将到达那里。

青海湖畔

2016.8,青海青海湖
坐车沿青海湖岸前进,随手抓拍,正好拍到两个人在画面边缘。似乎云的纹路有些抢眼了。

2016,浙江宁波
去看天文摄影展,抬头看到屋顶很有趣,拍了一张。更有趣的是,我认识的另一个人也拍了这里。用手机拍摄。

城市上的星空

2016,浙江宁波
想着做个试验,这张照片并非完全拍摄而成。城市为拍摄而得,星空为AE制作。详细过程可以参考我的博客文章。

小区里的喂猫人

2015,浙江宁波
楼下野猫很多,便有人抽空来照料它们。野猫们已经跟喂它们的人混熟了。

万山圈子里

2016.8,青海
在不知名的山脉中盘旋,不远处是成群的牦牛。“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

界线

2016.8,甘肃张掖
在岩石的波浪里向远处张望。红色与蓝色的界线分明,毫无混沌之意。

天空之下

2016.8,甘肃嘉峪关
正趴在嘉峪关城墙上向外张望,滑翔机从头顶呼啸而过过。天是蓝色的天。

高楼

2016.6,浙江宁波
跟着老师去创客中心,一旁的高楼冷冷地矗立着。用手机拍摄。

波浪

2016,浙江宁波
在书城看见楼层边缘的形状很漂亮,随手拍了一张。用手机拍摄。

曲与直

2016,浙江宁波
去书城,突然看见屋顶的曲直相交,似乎有所暗示。用手机拍摄。

下一棒

2015,学校运动会
接力比赛战局胶着,所有人都担心在接棒上出什么岔子。

不断向前

2016.8,甘肃
车在向前,路在延伸,带着我们的目光,带着我们的好奇。

2014,学校运动会
1500米的长征已接近终点,所有人都咬紧牙关向前冲刺。

出战

2015,学校红五月
红五月,我们即将出征,兴奋中也有着紧张与自信。

许愿

2012,浙江宁波
被这一簇簇的四季菊的美吸引了。它们的姿态仿佛在许愿。卡片机拍摄。

新与旧

2015,浙江宁波
在层层叠叠的老房子后面,是迅速崛起的高楼大厦。很快旧事物就会被取代。